校長先生不習慣的日本

 In 柳川日記


.

日本,始終是另一個國度,去旅行時在某些地方,感到不方便,或者不習慣,是很正常的反應。而校長先生我,雖然在日本住過大約7年的時間,可是,現在去旅行,還是會在某些地方感到麻煩或者不方便。

.

.

第一,不能在電車裡講電話,甚至在某些車廂裡要關電源。

.

.

一直以來的說法,都是為了避免電話發出的電波,干擾到心臟起搏器等儀器。可是,以現代的科技來說,這個可能性是少之又少。所以,很多人都認為,這個措施,是為了保持車廂裡的安靜,讓乘客們可以享受寧靜的空間。可是,找我的電話,萬一是急事,怎麼辦呢?我懂得控制自己的聲量,也知道如何去顧慮別人的感受。一刀切,禁止大家使用電話,我不認為是一個明智的作法。

.

.

第二,噴屁股的馬桶。理由很簡單,我不喜歡被人搞屁股。而且,通常這些馬桶,都很多按鈕。我這種鄉下人,看得眼花撩亂。甚至,有些馬桶的選項多得太誇張,使我以為自己坐進了高達的駕駛艙。

.

.

第三,用釘書機把退稅單釘在護照上。這個,不但不習慣,更可以用討厭來形容。精明的消費者,一定是買夠一個價格,方便退稅。可是,每一次退稅,都被人用釘書機把收據釘在護照上。走的時候又要連釘帶單拔走。唉,我的護照被人釘完又拔釘,重複又重複,實在不好受。

.

.

第四,某些服務業的動作。例如,在餐廳負責下單的店員,跪在我面前。我知道對方是出於一份尊重,可是,不習慣就是不習慣。我也會出於一份體諒,不想她每次都要跪下,僅此而已。還有,就是送客送到門外的動作。回頭看嘛,她會鞠躬。不回頭看吧,又令人在意。我又沒有喝醉,不需要這樣的目送服務。況且,我也是出於關心。明明餐廳那麼忙,實在不好意思要店員百忙裡抽時間來目送我。

.

.

其實,要說日本的難以適應的地方的話,還有很多很多。不過,畢竟他們就是這樣的一個國家。沒有理由去改變人家,我也不需要委屈自己去迎合。有時候,坦然地,禮貌地告訴對方,「這些是我感到有違和感的事物」。再告訴他們,這些東西,在香港是怎樣的一回事。我相信,只有這樣,才能達到真正的交流。

.

.

Recent Posts
Contact Us

We're not around right now. But you can send us an email and we'll get back to you, asap.

Not readable? Change text. captcha txt