鹿兒島修學旅行 — 第一天的感受

 In 柳川日記


.
大家好,我是校長先生。昨天回到家後,吃完飯,洗完澡,就好像電腦被强行關機那樣,躺在床上睡着了。這次又是一趟有血有淚的修學旅行,有太多的感受和數不盡的領悟。好了,我就先訴説一下,第一天的感受吧。
.
.
大家約了在餐廳附近的一個公園集合。一堆香港人,每個都拿著一條不知名的毛巾,看起來是有一點搶眼。然後,餐廳的負責人來迎接我們,再一起浩浩蕩蕩地前往餐廳。
.
.
首先,安排好各位同學坐在不同的座位。再迎接日本人朋友們的到來。這個晚餐,所有參加者都要轉換座位三次。這種舉動,在日本的聯誼活動,不是什麽新鮮事。而我也已經在事前和餐廳方面溝通好,將食物分爲三輪,我們換好一次,就提供該輪的食物。
.
.
還未正式開始,我走來走去,觀察著每一個細節。這個時候,我發現某些學生竟然坐在一起。瞪了他們一眼,問了一句「你們三個這樣坐在一起,真的有信心能在交流會上,能有效地和日本人聊天嗎?」。這是整個行程裏,我第一次用「殺氣」的地方。嗯,這種「自發性地建立COMFORT ZONE」的行爲,實在不要得。算了,不要緊,反正大家都很配合。
.
.
我説了簡短的幾句廢話後,高舉酒杯,一句乾杯,交流會正式開始了。我兩眼不停地觀察著四方,發現了一個很嚴重的問題。
.
.
「我們學校的學生的溝通能力太低」
.
.
這裏講的,不是日文能力,而是一種表達自己的能力。肢體語言,臉部表情,甚至是用電話尋找一些圖片以作輔助,都是一種溝通。你越努力去做好這些動作,越能讓人感受到一股「好想讓你知道更多我的事」或者「好想知道更多有關你的事」的態度。而這一種態度,其實是一種最關鍵的「催化劑」,能將彼此的距離拉得更近。
.
.
出發前,我已經再三叮囑大家,當晚要努力溝通多一點,日文差,不是最大的問題,最重要是一份「友善」的態度。況且,我也有提供一份小筆記,方便大家當晚可以拿出來發揮一下。最後?有好幾個學生都處於一種「復活島石像」的狀態。沒有表情,沒有神情,最可悲的,他們不停地呈現一種「哎呀溝通唔到啊頂」的氛圍。
.
.
經過轉換三次位子後面,大家好像終于開始「釋懷」了。可惜,爲時已晚,我們要說再見了。
.
.
有人跟我説,因爲自己比較「慢熱」,同時也比較「怕生」。我則回應,出現問題的是大家的「態度」,與你的性格無關。我弟弟也很内向,也有點慢熱。説真的,我也不是特別喜歡社交場合。可是,我們不會在這個交流會上用自己的「性格」作爲一個藉口,將自己的「不積極」合理化。
.
.
雖然,這個現象衹是發生在一小部分的學生的身上,不過,我還是覺得,很值得在這裏講出來,讓大家作爲參考和借鏡。
.
.
「哎呀,學『極』都學唔好」;「哈?做會話,我怕羞啊」;「點解我講『極』都咁嘅」……類似的怨言,大家有説過嗎?不想溝通?那麽你學日文來幹什麽?我們這裏不適合你,你私底下聯絡我們學校的同事吧,她會友善地幫你做好退學的手續。什麽叫「極」?「極」是「極端」的意思。你,有確認自己有用「極端」的努力,去面對日文的學習嗎?沒有,那就慢慢來吧。欲速則不達,最要緊是一份心態。
.
.
學校往後也會安排不同的活動,讓大家有多一點機會,能和日本人溝通,運用一下自己平時學過的東西。各位,共勉之。
.
.
最後補充,沒有嚴重的難過情感,衹是覺得大家都可以做得更加好。除了開心的回憶之外,我們也可以從中學習不同的東西,讓自己成長更多。

Recent Posts
Contact Us

We're not around right now. But you can send us an email and we'll get back to you, asap.

Not readable? Change text. captcha txt