香港人「豪邁」而「不土豪」

 In 柳川日記


.
這兩個詞語,在不同的字典,各種語言專家口中,有著不同的詮釋。而校長先生我,有一套自身的理解。
.
.
首先,想和大家分享小小故事。讓大家判斷一下,文中人的舉動,屬於「豪邁」還是「土豪」。
.
.
京都的住宅區裏,有一家小小的串燒店。有一天,有個香港人遊客誤打誤撞地走進了餐廳,坐下,慢慢地喝著酒咬著各類的串燒。「你是來旅遊的嗎?」從店員的口吻裏,確認了自己的氛圍出賣了遊客的身份。坦然地表明了「香港人」的身份後,和店長閑聊了幾句,再默默地欣賞著店員在炭火上反轉串燒的工序,享受著那股暖暖的熱流。
.
.
這時候,有兩個外國人入店了。兩位膚色呈炭黑色的外國人,一男一女,年齡大概是25歲左右吧。從店員們那帶點緊張的眼神,確認了「店裏沒有懂英文的職員」。正打算主動問店長要不要幫忙的時候,他毫無猶豫地拿熱毛巾給兩位外國人,并用身體語言問他們要不要點飲料。
.
.
店長很勤奮,努力地用盡身體每一個部位表達餐牌上的食物。雞頸肉,他就先扮鷄,再用手指在自己的頸部畫了一個圈,最後舉起拇指,表達「很好吃」的訊息。雞屁股,就拍一拍自己的屁股。鷄腿,就捲起短褲,捏起自己的大腿肉。想不到,他連冬菇都可以用自己的雙手,再借其中一位外國人的左右來表達。店長一幕又一幕精彩的演出,令該香港遊客徹底地五體投地。
.
.
最後,店長說他本來想建議烤蘆筍給那兩位外國人,衹是,既想不到好的表達方法,又沒有實物可以拿出來,所以就衹好放棄了。香港遊客帶點遺憾地問,「是否我點了最後的蘆筍?」。店長苦笑了一下,說不要介意,歸根到底都是他入貨不夠多。「你明明已經沒有了蘆筍,卻建議他們吃。如果他們點了,那怎麽辦?」,香港遊客好奇地追問下去。「跑過去旁邊的居酒屋借三四條就好」,店長拍一拍胸口,給了十分帥氣的回答。
.
.
「店長,結賬。幫我寫一份烤蘆筍在我的單據裏,讓我請那兩位外國人品嘗一下。」
.
.
店長驚訝地問,「真的嗎?」。香港遊客微笑了一下,「看到你如此賣力,除了欣賞之外,也想給於實際的鼓勵。不過,可能要勞煩你跑一趟居酒屋了。況且,你們的烤蘆筍,真的很好吃。我從心底想讓他們也嘗嘗。」
.
.
最後,店長想跟那兩位外國人交代一聲,卻被那位香港遊客阻止了。「一點心意而已,何足挂齒。我輕輕地表現出的這份『友善』,其實都是一群富有男子氣概的香港人前輩們教我的。不介意的話,請你記得『香港人』這個詞語,一天也好,一星期也好,希望你能記得我們。」
.
.
香港人「豪邁」而「不土豪」。真希望,我們學校的男生們,都可以承繼前輩們的男子氣概,努力地成爲更帥氣的男人,將「香港男子漢」的品牌,發揚光大。

Recent Posts
Contact Us

We're not around right now. But you can send us an email and we'll get back to you, asap.

Not readable? Change text. captcha txt