怎樣用日文表達「小學雞」一詞

 In 柳川日記


.
最簡單,就是說「子供」(こども)( ko do mo )。初級的學生也懂該詞,是指「小孩子」。另外,有一個詞語叫「小僧」(こぞう)( ko zou )。這個本來是指「未能獨當一面的憎侶」的意思。在一般情況下,帶有「看不起修行未夠的男生」的意思。還有一個叫「餓鬼」(がき)( ga ki )。在佛教的世界裏,這是指「因爲饑餓而飽受痛苦的靈魂」的存在。然而,在現今社會,一般情況下,都是對於「比自己年少的存在」表達「看不起」的時候而用的叫法。
.
.
然後,以下是一點點閑談。自從看完警務署署長盧偉聰在上次記者招待會的表現後,校長先生對於警務人員團隊抱著一個無法釋懷的疑問:你們怎麽心甘情願在他的管治下工作呢?
.
.
堂堂一個機構的領導人物,在證據確鑿的情況下,竟敢對著全世界說「請受傷人士(被警察用橡膠子彈打中的人士)主動聯絡警方」等話。除了荒唐,還是荒唐。
.
.
儘管機構的大小有天淵之別,我,也是一所語言學校的負責人。面對這種情況,應該怎麽做呢?譬如說,當閉路電視和學生的手機,都拍下了我們學校的其中一位老師性騷擾女學生的過程,引起社會的輿論,不得不舉辦所謂的記者招待會。這個時候,我該以怎樣的手段去面對不同的團體?
.
.
首先,我要對公衆進行清晰又誠懇的交代,釋除大家的疑慮。然後,我要向各位學生們致歉,因爲營運學校的資金,全都是來自學生們的「學費」。發生這種事情,不單讓現任的學生感到蒙羞,更傷害了一直以來都信任我們的同學們。就算事情還未查到水落石出也好,事情引致的「動蕩」會讓人感到「不安」。我,作爲一個負責人,必須就這一點,向大家説一聲對不起。最後,就是對那個「幾乎百分百確認有對女學生進行性騷擾」的老師的處置方法。進行公正公開的紀律聆訊也好,開多一次記者招待會也好,總之,要清清楚楚地在一個「事實」的基礎上,做一個「公正公平」的處理。
.
.
如果,我像盧偉聰那樣説話,大家會有怎樣的感受?
.
.
「可能有些老師對學生有不禮貌的舉動,可是我自己,一向都是最尊重學生的」;「請該女學生(懷疑被老師性騷擾)主動聯絡我們校方」;「我肯定前綫老師們的貢獻和付出」。
.
.
這種日語學校,你會想報讀嗎?在這種負責人管治下工作的老師,你會投放一份信心嗎?
.
.
最後,如果你有一定的日語水準,有志想透過自己的「知識」和「能力」去服務社會,成爲一個日語老師的話,你,會考慮在這種學校工作嗎?

Recent Posts
Contact Us

We're not around right now. But you can send us an email and we'll get back to you, asap.

Not readable? Change text. captcha txt